推广 热搜: 论坛  原油    石油  钻井  事故  管道  安全  中国华信  改革 

油价大战之下,中东地区的油气投资机会还好吗

   日期:2020-03-19     来源:石油商报    浏览:873    评论:0    

3月,本是阳光和煦、春花竞放的美好时节。然而,今年3月,不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暴发影响世界各国人的出行,降低了对石油的需求。OPEC组织和俄罗斯减产协议的翻车,更是扩大了石油供需矛盾,让国际油价上演了一场世纪大跳水。这场博弈中,俄罗斯与沙特谁先撑不下去尚存悬念,沙俄舞剑是否意在美国也非一般常人可知。但是比水便宜的石油对石油消费大国来说未尝不是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的最佳时机。油气资源丰富的中东地区目前投资环境如何?乱局之下有哪些需要我们注意的风险?

1

2019年,中东地区有多个重要油气发现;石油产量下降,天然气产量增长;石油出口量小幅下降,天然气出口基本持平。该地区资源国重视全产业链发展,推出庞大的炼油发展规划,取得一定的进展。主要油气资源国相继调整油气、财税政策,吸引外资,改善经济形势,其中,阿联酋、阿曼和黎巴嫩推出油气区块招标活动,地区资产交易大幅增长。美国极限施压政策下中东地区油气投资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迫于美国制裁,大批外国公司从伊朗撤离,重点转向了伊朗以外的中东国家。沙特阿美在境内进行了上市,还计划1年后在境外上市,值得密切关注。中东地区的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是高投资风险国家,沙特阿拉伯投资风险较高。未来,地区投资机会和风险不容忽视。

中东地区油气对外合作动向

当前,中东地区油气对外合作动向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NO.1

少数国家推出招标活动

地区资产交易数量少、额度大

阿联酋、阿曼和黎巴嫩推出油气区块招标活动。其中,阿曼招标活动结束,尚未签订合同;黎巴嫩和阿联酋招标活动正在进行。伊朗计划对65个区块进行招标,受制裁影响遭搁置。

资产交易大幅增长。2019年前10个月,中东地区发生资产交易15宗,交易额为814亿美元。中下游交易活跃,交易额达806亿美元,占比99%,最大的交易为沙特阿美收购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所持沙特基础工业公司70%股份,总交易额达到了646亿美元,促使地区资产交易额大涨。此外,埃尼和OMV分别收购了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20%和15%炼油业务的股份,交易额为68亿美元;BlackRock和KKR公司收购了ADNOC管道业务股份,交易额为40亿美元。上游交易仅4宗,交易额为7.8亿美元,占比1%,远低于2018年的104亿美元。

2019年中东国家招投标、资产交易分布图。

NO.2

相继调整油气、财税政策

吸引外资,改善经济形势

政策调整主要集中在海湾国家和两伊。为了吸引外资,改善经济发展形势,部分海湾国家采取修改财税条款、放宽外国投资者持股比例上限等措施,增强本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及可持续性。

(1)沙特积极调整政策,吸引投资者参与沙特阿美上市:调整矿区使用费税率。2020年1月生效的新矿税条款中费率修改为15%~80%,沙特阿拉伯之前的矿税费率为20%~50%,矿税税率随油价的上升而增加。调整下游业务所得税税率。沙特阿拉伯把向沙特阿美下游业务征收的所得税税率由50%~85%削减至20%,并对沙特阿美以补贴价格出售油品和LPG进行补偿,2020年1月生效。放宽对外国投资的持股上限。取消外国战略投资者持有该国上市公司最多49%股份的限制,不进行最低或最高持股比例限制,但外国公司必须在持有上市公司股票2年后才能出售。

(2)伊拉克修改税收政策,应对示威民众的诉求。伊拉克中央政府将对中小企业实施税收减免。未来10年,该国将对中小型公司实施税收减免。

(3)伊朗出台政策积极应对美国制裁。采用与大客户签订原油期货合同、石油换项目的方式出口原油;调整预算结构,2020年对石油出口收入的依赖原计划降低至零。最近伊朗总统鲁哈尼提出的2020年预算草案显示,2020年该国的石油出口量预算为50万~100万桶/日,高于目前的不足40万桶/日,但低于特朗普政府重启制裁前的270万桶/日。

(4)阿联酋调整政策吸引外资。阿联酋联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法条款,取消外国投资者最高持股比例49%的限制,各酋长国自行决定不同行业外国公司可持股的最高比例。但也明确要求,石油和天然气、银行、公用事业、公路和航空运输、电信和医疗零售等战略部门不能由外资独资。

(5)巴林出台新政策拟吸引外资开发油气行业。自巴林宣布该国有巨大非常规油气发现后,政府通过法令,允许外国公司持有油气开发项目100%的股份。

主要资源国投资风险

中东地区主要资源国政局基本维持稳定,风险基本可控,地区地缘政治形势紧张,个别国家风险较高。

伊朗是高风险国家,政治、经济和政策风险高。(1)政治风险高。美国全面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并极限施压,伊朗分5个阶段暂停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不再遵守核协议任何承诺,虽然尚未退出伊核协议,但地缘政治风险高。在美国新一轮总统大选之前,伊朗不会改变其不与美国谈判的策略,美伊冲突仍将持续。(2)经济风险高。受美国制裁的影响,伊朗石油出口大幅下滑,经济发展放缓,里亚尔进一步贬值,通货膨胀率进一步上涨,陷入衰退困境,短期内难以好转。(3)政策风险高。受美国制裁影响,伊朗新版石油合同推出时间一拖再拖,现有项目合同执行困难,货款难以结算,外汇管制严格,资金周转缓慢,税收政策不完善。

伊拉克是高风险国家,政治、经济、安全、政策和社会风险高。(1)政治风险高。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2日报道,刚刚上任一个月的伊拉克总理阿拉维在3月1日提出了辞职。这是继2019年12月1日前伊拉克总理迈赫迪辞职之后,四个月内第二位总理宣布辞职,再加上伊拉克总统萨利赫也在去年12月26日向议会提出辞职,伊拉克政府面临着高层出现权力真空,陷入严重混乱的局面。(2)经济风险较高。受政局、欧佩克减产协议以及油价等因素影响,短期内石油收入增长受限,影响经济增长。(3)安全风险上升。受美国与伊朗持续对抗、IS蛰伏、伊拉克民众抗议加剧等因素影响,油气基础设施安全面临风险。(4)政策风险维持高位。法律法规不完善,且与外国公司签署的技术服务合同周期长,税收、劳工、环保政策均存在收紧可能,还将继续和国际大石油公司重新谈判合同条款,政策风险维持高位。(5)社会风险高。石油收入未能惠及民众,存在很严重的罢工风险和国民及部落组织抵制石油合作的风险,民众示威游行活动增加。

叙利亚是高风险国家,政治、经济和安全风险高。(1)政治风险有所降低但仍处高位。在俄罗斯、伊朗等国的支持下,阿萨德政府控局能力进一步增强,但大国博弈激烈,政治动荡剧烈。(2)经济风险仍处高位。经济重建受到一系列因素制约,包括公共财政枯竭、国内形势动荡以及劳动力严重减少等。(3)安全风险维持高位。美国从叙利亚部分撤军,极端势力活动空间增大,恐怖袭击风险上升。

沙特阿拉伯也面临较高的风险,政治风险中,但安全风险和政策风险高。(1)政策风险中。萨尔曼家族掌控力进一步加强,但沙特阿拉伯深度介入地区争端,短期内仍难以脱身。(2)安全风险高企。受地缘政治博弈影响,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设施可能再次遭到袭击。(3)政策风险高。政府保护本国公民就业,进一步提高沙化率的趋势明显,劳工政策可能进一步收紧。

总体上,中东地区油气资源丰富,是世界上主要的油气生产和供应区,为世界油气供应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中东地区也是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博弈的焦点,矛盾和冲突频发。未来,中东地区仍将积极吸引外资发展上下游工业,其投资机会值得外国投资者关注。短期内,美伊关系难以好转,由此引发的地区投资风险不容忽视,应高度防范。

(尚艳丽,本文转自《世界石油工业》)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